雷鐸:風水僅是吉祥人生的一部分

  7月25日上午,晶報8周年“名人演講周”首場演講上,國學大師饒宗頤先生最年輕的弟子、廣東省社會科學院哲學文化所研究員雷鐸教授開講《易學與現代人居環境》,講述基於《易》的通用風水學。記者現梳理部分演講內容,以饗讀者。

  關於《易經》

  何為陰陽何謂八卦
 

  尊敬的在座的女人們、尊敬的在座的男人們(雷鐸穿着香雲紗站在講台前開始演講):在座的每位去掉了各種各樣的社會角色,就還原到最基本的人——一男一女,或一女一男。有道是:“一陰一陽之謂道”。那麼,陰陽是什麼?在自然界為天與地,在天象為日和月,在地球為山和水,在人類為男和女。這其實就是“易”了。

  那麼,“易”具體什麼是?“易”真的說不清。如果簡單說,一女一男,一陰一陽,就可以組成“易”。且看(指着演示片),廣東韶關丹霞山有“陰”“陽”兩座山峰,前者為“少陰石”,後者為“陽元石”;諸位,且請這鈴聲(拿出兩個鈴手搖),高亢者為陽,低沉者為陰。這就是“一陰一陽之謂易”。

 

  現在,我再請三位男士三位女士上台進行排列組合(隨後,雷鐸現場邀請三男三女通過排列組合,通俗易懂地為觀眾演繹《易經》的八卦之“離卦”、“坎卦”、“震卦”、“艮卦”……)。

  這樣,三男三女則可以組合成8個陣式,在《易》中叫做八卦:即干、坤、震(zhèn)、巽(xùn)、坎(kǎn)、離(lí)、艮(gèn)、兌(duì),分別代表天、地、雷、風、水、火、山、澤八種自然現象,以推測自然和社會的變化(雷教授的演示形象而生動,聽眾鼓掌)。

  這八個卦看起來似乎很簡單,只是8個不同的模式而已,其實每一個卦都有無窮變化的可能;而8個卦之間相互組合,又變出64個更加複雜的模式。

  概括起來說,這一切因陰陽的相互作用而變,陰陽乃產生萬物萬變的根源。

  變易、不易、簡易

  易經的精神,是變易、不易、簡易。無論陰陽還是八卦,其第一根本精髓所在是“變易”,即變化,也就是奧巴馬就這演講反覆主張的“change、change、change”。

  我也認為,世界與人生其實絕不簡單、絕不單純,把人生提煉成維生素C,或者是提煉成氨基酸16,並不准確;因為,人生永遠是豐富的、複雜、變化的,只有複雜的體系才能包容一切,而這種複雜又要簡單。《易經》非常奇怪,它的64卦恰恰和人的64個DNA遺傳因子的排列完全一樣。把複雜的世界“提煉”為八卦或64卦之類,這就是“簡易”,簡化、簡單、抽象,便以“模型化”去運用。

  那麼,學《易經》有什麼好處?我認為,《易經》是研究和掌握變化的學問,包含着“變易、不易、簡易”。“變易”是世界萬物的生存形態,“不易”即瞬息萬變的背後有不變的東西,比如人總將衰老、死亡;而“簡易”則是如果在萬變中找到不變的東西,以不變應萬變。比如,通俗地說,人生每天每時每分每秒都在變化着(變易),但總有一天會死(不易),那麼,人生的要義是:人怎麼活得更精彩(簡易)?

  學《易》不必死記硬背

  “易為群經之首”,簡直是“有字天書”(“易”的早期伏羲時代,是“無字天書”,據傳,周文王周武王之後就添加了文字)自古至今,多少人窮經皓首,然後像孔子一樣感嘆:“假我數年,若是,我於易則彬彬矣!”連孔子都學得那麼辛苦,那麼,生存狀態更加浮躁的我們現代人,怎麼學《易》?

  我認為,死記硬背經文不是好辦法,其實,採用“邊用邊學”的辦法不失為簡單的好辦法。最簡單的用,就是用“拋硬幣”來占事,只要有一枚硬幣、一本《易經》就可以了。《易經》六十四卦,假如你每次找一個事情來查《易經》,重複的概率大概是一半,讀完64卦則大概查128次。

  這樣,學《易經》還可以像做遊戲一樣加深印象,一枚硬幣每拋六次肯定出現一個卦(從下而上,從左到右),然後查《易經》的書,對照經文,查卦辭,查爻辭,從所查文字中理解所占卜的事情的含義或提示。每次你都帶着問題去找,記憶深刻清楚,這樣最難的經典也能用最簡單、有趣的方法很快學會。

  深港風水

  深港呈“龍鳳呈祥”格局

  那麼,從風水學來看,深圳地形究竟是什麼樣?

  我認為理解深圳的風水,不要賣弄很多複雜的玄學知識,我發現有兩個巧合,可以解釋很懂東西。

  第一個非常有趣的巧合:深圳是“廣東模型”,你從平面外形甚至立體外形來研究,深圳的地形非常像是廣東的縮影,不信你去研究一下廣東和深圳的地圖:兩者的周邊外形非常像,蛇口相當於雷州半島的突出部分。我用這個來解釋深圳在廣州的特殊地位,很玄有很有趣。

  第一個更有趣的巧合是深圳與香港呈“龍鳳呈祥”格局。

  就深圳的具體地形而言,深圳是典型的“帶形”城市。近處是蓮花山,再後面是一排屏風一樣的遠山,從東往西看,東南有海,西北有山,整體形勢非常好。從區劃也能看出一些端倪:福田區依山面海,門戶比較開闊。南山一帶,如果說深圳形似大鵬的話,那這就是大鵬的腦袋和嘴巴。以傳統風水學的“喝形”(狀物象形)說,深圳屬於“鵬形”、“鶴形”“鳳凰形”,都沒有錯。

  我認為,就這30 年半個甲子的動態變化而言,深圳可說是一隻“火鳳凰”,而毗鄰的香港有九龍、龍山,深圳與香港可謂有“龍鳳呈祥”之象。這個,尤其值得研究,第一,怎麼去更好地“呈祥”?第二,龍是九龍,深港互補和和諧發展,九龍和深圳交界一帶,即深圳東部,從植物園、大小梅沙,向東延伸到惠東的巽寮半島,可能有重大的發展空間;巽寮很有意思,巽是文昌,整個東南部是深圳文明、昌明、環保的空間,很值得細化研究。

  總之我以為,在未來,深圳向東會有很大的發展。

  風水學

  風水學是“支”

  有個問題:什麼是風水學?《易》與風水學有什麼關係?

  《周易》是研究和掌握變化的學問,是中國最重要、最古老的一部經典著作,而且對世界文化產生了重大影響。《易》是“本”,風水學是其應用“支”之一。

  選擇一個好的環境,需要一套學問。這套學問在中國就是風水學——換句話說,風水是研究天地的綜合學問;風水的主體是人,因此,風水學就是研究人在天地自然之間如何生存得最和諧、最舒服的學問。風水學的最高原則是天地人三才合一。

  比如,陰陽和諧是易經的原則,也是風水學的最高原則;比如,“八宅風水”,就是“乾坤離坎震巽艮兌”八卦在八種住宅模式上的具體運用,這個有點複雜,今天沒有時間展開說。

  而按我的理解,形象地說,風水學就是六味地黃丸,風水學就是潮州鹵鵝,風水學就是杯五穀雜糧酒,它包括了天文學、地質學、材料學、聲學、光學、建築學、養生學、心理學、其他玄學等等,所以它是一門糅合顯學和玄學的綜合學科,不可一言以蔽之。而其混雜、不單純,正是其豐富之妙所在。

  我認為,風水學是中國人的一門生存智慧、生存學問,可大可小;可以是‘殺牛’的牛刀,例如選擇首都、規劃城市;也可以是‘殺雞’的小刀,例如家庭風水和商鋪風水。而當我們將《易經》應用於風水學時,要棄其弊,用其利,把“走江湖”的“玄乎其玄”、無法驗證的東西去掉,用可理解的東西去理性選擇。

  “舒服就是好的風水”

  那麼,什麼又是“風水格局”?什麼才是好的風水?

  風水的模式千變萬化,但最基本的模式是“交椅型”。現在我請男女老少四名觀眾上台“擺陣”展示(四位觀眾受邀先後上台站好)——我是“房子”,站在正中;穿綠色的高個男士站我的後面,為“玄武”,他比我高出半個頭,我後有所靠,很舒服;我的左邊是“青龍(年長男士)”,右邊是“白虎(女士)”,為一陰一陽;我前面的小朋友是“朱雀”,時常對我微笑,這樣我就會覺得很舒服。這就是好的風水格局,背後有靠山,左右有扶手,前面要開闊。

  而如果小孩與高個男士互換位置,我的前面被擋住了,後面需要靠山的地方卻是虛的,就會很不舒服,這時風水格局就有問題了。由此可見,舒服就是好的風水,我稱之為“吉祥風水學”(雷教授的演示生動而別緻,聽眾鼓掌)。

  我認為,風水學的最高境界講的是“氣”和“機”,例如:天氣地氣人氣,天機地機人機,即天地人三者的生命力,即是:人如何在富有生命力的天象

地理環境里獲得生命力、得到吉祥、安康、和諧、幸福。

  吉祥家居風水學

  民居坐西北朝東南為佳

  下面將講一下風水學理論在家居方面的應用。說起風水,大部分人第一件事就會問:房子什麼朝向是好的?房子是不是一定要坐北朝南,就像故宮那樣?

  這是一個嚴重的誤會,事實上,故宮並不完全坐北朝南、正南正北;故宮其實是坐北偏西,朝南偏東。在中國大陸,因為地處北半球中部,並且整個地形是西北高東南低,所以,基本的朝向是坐北朝南或者坐西北朝東南。

  根據老師教給我的和我看過上千套房子所積累的經驗,我認為,如果是皇家的話,當然是坐北朝南好一點,所謂“南面為王”;而民居最好不是坐北朝南,而是坐西北朝東南,其次是坐西朝東或坐北朝南,第四才是坐東北朝西南。這是理論上的吉向。我個人認為,其他四個方向,不到萬不得已則不要選。通常是坐高向低、坐實向虛;在格局上,以方正為佳,盡量避免三尖八角。

  當然,風水學是環境科學,環境改變了,你必須跟着改變。中國在北半球,坐西北朝東南為佳,而南半球的則反過來,坐南朝北;進一步再參議當地的地形變化。

  城市買房要“樂山樂水”

  有這樣一個觀點:朝向和格局因位置而異,因此,首先選擇的應該是位置,然後才是朝向和格局。那麼,怎麼選擇房子的“位置”?

  風水學分為顯學和玄學兩塊,因此,選擇房子時也要從顯學和玄學兩個角度去選擇。

  風水學的三步法是“察象”、“堪形”、“營造”。如在在顯學方面,可看房子所處的觀察天象氣象及經度緯度等,勘察地質地形地貌及水文、植被、建築朝向等,內部則要看營造其採光、通風、內部結構、建築用材用色。總的原則是“趨利避害、趨吉避凶”。

  從玄學方面來看,則講究房子達到陰陽平衡,例如廳為陽、房為陰;廚房為陽、廁所為陰;大人的房子為陽、小孩的房子為陰;男人為陽、女人為陰,陰陰陽陽陰陰陽,陰陽互補、變化、和諧、從而達到平衡。例如,客廳屬陽,是這個家活動的公共場所,要動、要開敞、明亮;卧室屬陰,是私人的休息空間,要靜、要相對封閉、光線要柔和。

  那麼,選房子的最高依據是什麼?最高的依據就是“吉祥”——只要這個事情是好的,你就努力去做。所以,在一個城市買房子,你不要相信那麼多理論、那麼多講究,首先是“樂山樂水”,要麼靠山、要麼靠水。靠山晴嵐雨煙,滿目蒼翠,我住的地方靠山,山上有很多樹,負離子很多,早上被鳥叫吵醒;靠水,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,其樂無窮,也是好的選擇。總之,選擇好的風水的秘訣之一是“樂山樂水”。

  “怦然心動,不要後悔”

  如果你現在去看房子,理論多了,麻煩得很,簡單概括也有許多條條框框,具體則為風水學的四看法,即“看天文:陰陽”、“看地理:虛實”、“看人工:表裡”、“看人文:寒熱”。這些細說也很複雜。

  因此,理論不能太多,我有個極其簡單的“八字方針”可以送給你——“怦然心動,不要後悔”。男的找女朋友,女的找男朋友,買東西或房子,這“八字方針”基本上通用。

  第一句“怦然心動”是說,心裏面被揪了一下,心想:“這是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東西”;第二句“不要後悔”呢,比如,這個女孩子你根本不喜歡,但的確對你太好了,於是將將就就勉為其難結了婚,過幾年肯定辦離婚手續;後來不能離婚,因為兩個人製造了一個“產品”,為此兩個人只好互為“監獄”。所以,提醒你防範於未然的四個字是:“不要後悔”,心想:如果我這次錯過了這個女孩,今後就再也找不着,如果有這個預感的話,就可以下定決心了。

  看房子如果“怦然心動”了,然後想:我這一次不買的話,下一次能不能買不到?如果預感到“不要會後悔”,就應該當機立斷了。很多人往往是已“怦然心動”了,但他當時想,“我壓壓價,或者過幾天會跌下來”;等到他想定了,第二天再去的時候,房子已被別人拿走了。

  知識太多最後就沒有知識。所以,不要被太多的知識給限制住,儘可能保留了人類最寶貴的直覺、敏感。如果有三處你看中的房子,建議請盡量不懂風水甚至沒有文化的一老一少來投票,老人和小孩一致喜歡的,肯定是首選。

  商鋪“寧可貴,也要旺”

  稍微講點風水學理論在商鋪方面的應用。我建議,商鋪地段和位置的選擇“寧可貴,也要旺”,建議選擇“旺城中的旺市”;在朝向上來說則是“當街向旺”;(陰陽:民間說“街有公母邊”,即一邊旺,旺邊為陰,陰生萬物,宜選這邊)。在格局上則要求以以令人愉悅和方便實用為原則。

  其次,建議商鋪選擇與相近的行業相鄰,比如書店要靠近學校,畫廊和文具店要靠近博物館……至於商鋪的大小、深淺、形狀,可辯證地看,也因行業而異,比如旅店就可以別有洞天,而百貨店則需要規整;在周邊的人文狀態在講究“趨吉避凶、趨善避惡”。

  相關鏈接

  傳統風水常用術語及其含義

  龍

  泛指山脈,即通常講的“來龍去脈”,看“龍”要點是“形勢”:“百尺為形、千尺為勢”。

  案、砂

  主建筑前面的小山包,防止直衝直露或直漏。

  四獸

  東青龍、西白虎、南朱雀、北玄武(即東面是綠色的龍、西面是白色的虎、南面是紅色的鳥、北面是黑色的龜和蛇,四個方向的神獸,也可以用來解釋四種地形)。

  明堂

  主建筑前面的開闊地,防止格局局促。

  水口

  從主建築旁邊流過的河流的進出口,進出水口分別做“天門” “地戶”。風水學上認為水口要隱蔽,要有小的山夾擊掩護,使水流迂緩有情。

  小結

  信而不迷 因人而異

  風水學包羅萬象,只能取其要點、選取其中有用的成分。風水學變化萬端,但要因時因地因人而異。理性的態度是:信而不迷,因人而異。

  我以為,風水學是中國人人生哲學當中一個環節而已,吉祥的人生包含許多要素,即中國俗話所說的“一命二運三風水,四積陰德五讀書”。“一命”是指:人生的福分的總定量或曰人生總路線圖,一張上帝發給每個人“銀行金卡”;問題在於人不知道這張金卡的總值,冒險透支會罰款,所以中國人講究“惜福”,即盡量省着用。“二運”是人生每一階段的運氣或局部路線圖,俗話說“命好不如運好”,如果每一段都少遇到紅燈,一生的行動路線就會順利。“三風水”可以理解為生存環境,包括家庭環境、人文環境。“四積陰德”是說,人生盡量做好事,不是“現買現賣”,陰是隱藏的意思,陰德就是隱含的德行,做好事至少可以讓自己快樂,人的心情好、心態好就會吉祥如意,這也是一種“福報”。“五讀書”是說終生不停“充電”,使人向善、使人豐富。上述五者,是幸福人生、吉祥人生不可或缺的,而風水僅僅是其中的一個部分。

  祝福大家、謝謝大家。

  晶報記者 丁光瑩 實習生 夏雨霽 整理 晶報記者 李忠 實習生 何龍/圖



以上文章資料
主題 : 雷鐸:風水僅是吉祥人生一部分 民居坐西北朝東南
作者 : 中國風水學院
來源 : 香港風水網